见吾此羽者,死!

你看我随手一拼就是一个青藏高缘

来跟我大声喊:gzsszd!

长安某,崩溃大哭

[巍澜]六欲·石生花(R18)

不走外链,开过山车。


赵云澜有点后悔,他想,应该耍个赖让沈巍再变个长发的。

他左边足踵被冰凉手掌托着,那股力道很温柔,却让他借不得力,只能绷了脚尖,将前掌踮起一点,踩上对面沈巍的肩膀。

只隔着层衬衣布料,这幅端正肩膀的肌骨轮廓都能被感觉到,随沈巍用力时隐隐滚动着,便碾过足心的肉,带来一点虚软又妥帖的奇异触感。他的袜子早被蹭得滑脱了,整条腿都光溜溜地袒着,可以沿着脚后跟直接摸到腿根,在沁出一点薄汗的膝窝再轻轻挠上一下。

赵云澜难耐地蜷伸一下足趾,心里却漫不着边际地想着,要是沈巍现在是长发就好了,像现在腿被架在他肩上时,就能夹上他一缕长发扯了玩儿,多有趣。...


你们大概很难想象我开车的时候超爱用的bgm是爱殇……

甜甜这个番外给无数同人创作提供了一个比陨石遁好用的办法,芥子遁,哈哈哈哈哈哈哈

小狐狸(书生巍x狐妖澜)(五)

前文走:()、()、()、(

看文目录


赵云澜在为自己收不回去的尾巴焦头烂额。

那是一条皮毛丰润的雪白狐尾,尖上带一点莫名的粉光,他恹恹地扒着窗棂去看沈巍,狐狸尾巴在他背后晃,沈巍正站在外面打理院子,撞上赵云澜的视线,便抬了手,沿着他下颌的线条,轻柔地挠一下。

赵云澜一下子憋红了脸,想要往后滚了避开,又被沈巍顺势捏住了下巴,连头也动不得了。

沈巍垂下眼很慢地笑了一下,指腹下接触到的皮肤变得滚热,沈巍的那几根手指像是冰贴上了灼红的铁。


沈巍的声音和他的手指一样是冷的,他凉飕飕地问:“现在知道坏处了?你……”

赵云澜微微低头,一点尖而红的舌,沿着沈巍的甲...

我,周末,加班的时候,在直男的电脑上,码稿子。走的时候,忘记删 

今早跑到单位发现他津津有味地,在,看……

希望,小狐狸的,肉,我写得,足够,隐晦吧
精神恍惚,不用抢救了

这个特调处要完系列

乱七八糟的脑洞,书和剧到处串戏

1

沈巍努力了一万年,还是没能长到昆仑君当年的身高。
别的小孩子长不高被书包压的,他是被十万大山压的。


2
双面鬼叫道:“要人还是要鬼,你得选一个。要人间还是要鬼道,你得选一个。要天地还是要幽冥,你得选一个。”
“要走心还是要走肾,你得选一个。”
“可是为什么不能都要呢?”赵云澜问,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诚实点。”
双面鬼长声怪笑:“令主,心和肾一起走,此乃伤身之道!”


3

知道“你好骚啊”这个表情包的由来吗?
电视剧回家的诱惑里,男主角面对穿着他妻子衣服实行色诱的婚外情对象,情不自禁地如此感叹。
穿着沈巍衣服的阿面:???你有事吗?干嘛突然cue我?...


小狐狸(书生巍x狐妖澜)(四)

前文走:()、()、(

看文目录

赵云澜茫茫然地眨了一下眼,像是与自己水中的倒影对视了。


满室的光影动荡,那画像上也浮着光的纹路,方圆地合,是山峦连绵的阵势。那画中人有着与赵云澜一模一样的眉目,像是隔一场吊诡的梦境望来。

若说因精怪执笔,书生的像便会带上抹不去的妖异,可这画像竟是何人落笔描摹呢?画中人的嘴角泄露出一点笑意,似乎很垂怜,可那份冷冰冰的神性正在他的眉梢与眼底婉转无声地流动着——便是他真的站在了你面前,你也知道和他之间是隔了远比山海更不可及的距离。


画中青衣人流动的衣摆卷起,有上古不知名的文字落在光的纹络里,赵云澜看一眼,便明白这些游...

小狐狸(书生巍x狐妖澜)(三)

偷偷摸摸开个假车,前文走:()、(

看文目录


虽然是野生的狐狸,天长日久的,竟免不了地生出些喜欢被顺毛安抚的本性,天开始不太热的时候,赵云澜就老往沈巍那张床榻上赖,还要往沈巍身上赖。沈先生中午下了课回来,总看到床上拱起一团,赵云澜从被子里露出两只眼,对着他眨。

就这样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,也好意思腆着脸说自己在“准备冬眠”,还老喜欢伏在那里,让沈巍用十指沿着耳廓,慢慢梳理他脑后的长发。夏夜里的故事会散了,有得是长长的昏昧的夜,去做一些有趣味的事。

有时候梳得痒了,还从发间支楞两个大白耳朵出来,于是赵云澜就缩着颈子抱怨被弄得痒,又埋下脑袋露出截雪白后颈,反手抓着沈巍的...

1 2 3 4 5